华谊兄弟王中军、光线传媒王长田,谁才是电影之王?

文/读懂财经 杜东 2019/01/24 20:59 光线传媒 华谊兄弟

没有梦幻,就没有破灭。

上世纪八十年代,王中军和几个同事下海创立了《购物指南》这本杂志,却只发行了一期,就被有关部门以「非法出版物」为由勒令???,杂志胎死腹中。

下海之前,王中军是物资出版社的一个闲职编辑。顿成无业游民后,他每天坐在家里,看着岳父、岳母、妻子挨个出门上班。期间,还和邻居打了一架。

窘迫的王中军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男人不可一日无钱无名,不然就连路边的狗都会看不起。他寻思去美国,先弄个外国文凭。

妻子刘小梅想了一天,第二天她对王中军说:“我把工作辞了,我们一块去美国,你读书,我打工养你。”王中军热泪盈眶。

在纽约边送外卖边读书的王中军,有一天接到了一个电话。正在读青年政治学院的弟弟王中磊在电话中说,他想开个电影公司。

喜欢看电影的王中磊在一次同学组织的聚会上,看到一个又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走进来,他有些懵圈,因为进来的人都太好看了。他这才知道,离他家不远就是中央戏剧学院。

这么多表演系的漂亮姑娘都是想当电影明星的。这位后来的娱乐大亨年轻时喜欢上了其中一个女生,最后却连手也没牵成。但进入影视圈的想法就此生根发芽。

这是两位电影大亨关于电影的第一次对话。种子自此埋下,故事也由此展开。

/ 01 /

这一次,华谊不再兄弟

中国电影历史很长,中国影视股的历史却很短。

1994年底,第一家民营影视企业北京嘉实广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才成立,先后推出了《影视新干线》《娱乐特快》等电视栏目,覆盖范围超过了200家地方电视台。

日后的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也在这一年成立,但这个时候他们以广告业务为主。拍电影能不能赚钱,由于政策和市场的限制,彼时的王中军心里没一点底。

不仅王中军没底,大部分电影投资人也没底。1995年9月1日,当时的广播电影电视部颁布了《影视制作经营机构管理暂行规定》,其中第五条规定个人和私营企业原则上不设立影视制作经营机构,境外组织和个人不得单独或境与境内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合作设立经营机构。

这一政策,导致民营资本和海外投资方不敢再贸然投资电影业,国内电影投资开始放缓。

从1996年开始,电影的拍摄数量逐步减少,到199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历史最低记录,年度票房只有8亿元。

冯小刚此时还是票房毒药,连拍三部戏被禁的他处于人生最低谷,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入错了行。

白天的他看着天安门城楼上飞翔的鸽子,满怀伤感。晚上还要为了给片子争取过审的机会,请领导吃饭,席间如此拍马屁,“您是谁啊,您是站天安门城楼上,看看北京城这边说这边灯太多有点晃眼,这边的灯就都要立刻给灭了。”

1997年是冯小刚的人生转折点,韩三平给了他一次机会,他抓住了。这部名为《甲方乙方》的电影,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出品方是1997年由国有资本成立的紫禁城影业?!都追揭曳健分苯涌袅酥泄诘氐暮厮昶谐?。

正巧1997年搭地铁上班的王中磊,看到地铁上张贴的《甲方乙方》的海报,寻思广告还能这么做。被《甲方乙方》的海报创意吸引,他就去看了这场电影,看完就对冯小刚产生了一点小崇拜。第二天,他上班的时候就跟王中军说,想做电影。王中军说,成呀,看看咱要不要投资,咋个去做。

这个时候恰好电视剧《还珠格格》火遍全亚洲,不只是国内男女老少熟知了小燕子和紫薇格格,就连东南亚与日韩也有了他们大批的簇拥,扮演金锁的范冰冰还没有走黑红路线,她正试图以一个忠厚老实的丫鬟形象,尝试让观众接受自己。

1998年,王中军王中磊在公司内部组了个华谊兄弟电影办公室。他们第一次试水,是英达的电视剧《心理诊所》,这部片子挣了钱。

两兄弟开始觉得影视行业真好。以前做广告,两头不是人,做影视腰立马就直起来了,最重要的是——还挺赚钱。然后,他们一头扎进影视圈,再也没出来过。

资金是大问题。谋划已久的王中军,通过宝马车俱乐部结识了太合控股董事长王伟,最终王伟出资2500万,取得了华谊45%的股份,公司名字也叫华谊太合。

王中军回忆说:这个合作就是兄弟之间喝喝酒、拍脑门子决定的,我后来才知道这叫私募。但真实情况并不像王中军所回忆如此简单,他并不是投资的门外汉,反而是一个资本运作高手。

到了2004年,出于对影视行业外部竞争加剧的担忧,王中军决定增资扩股。这时,一直在国内谋求机会的tom集团,表示有意入股华谊兄弟。于是,tom集团向华谊投资1ooo万美元,其中5oo万美元用于购买华谊27%的股权,另5oo万美元认购华谊兄弟年利率为6%的可转债。

王中军为了确保不丧失控股权,先以7500万元回购了购太合手中45%的股份。太合退出后,“华谊太合”也就更名为“华谊兄弟”。王氏兄弟占股73%,tom集团27%。

王中军在资本运作上有一手,他的几次出色资本运作才有了今天的华谊,不过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失去了初心的华谊,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注定了即将离场的结局。

2009年10月30日,华谊兄弟作为创业板首批公司登陆资本市场,当天股价最高达到90元,收盘市值118.96亿元。冯小刚、张纪中和黄晓明随之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敲钟仪式现场,冯小刚兴奋不已,盯着行情大屏幕发呆,不顾现场主持人的暗示,他激动地对在场记者表示:“我会在这个公司干到底,我会跟着王中军干到底。”。

2014年6月7日,华谊20周年庆典现场,王中军忽然脑筋急转弯,给华谊的未来发展定下了一个迷人的方向:“去电影单一化”。

王中军也是没有办法,娱乐行业太依赖人了。电影票房靠明星、名导演、名编剧,艺人经纪业务更是靠明星和经纪人。

2005年,内地第一经纪人王京花带领陈道明、刘嘉玲、梁家辉、夏雨离开华谊,几乎掏空了当时的华谊经纪业务。“华谊兄弟缺了谁都可以。”王中军当时放话说。

离了谁都可以,但不能离开冯小刚。但即便是冯小刚,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这正是业务过于依赖人以及项目制所带来的商业模式困境。

2012年11月29日,冯小刚的《1942》上映,电影上映首日票房不及预期。11月30日起两个交易日内华谊的市值便蒸发了13个亿。

王中军底气十足。当天,华谊兄弟总市值292.46亿元,这就是“去电影单一化”的底气源头。

摆脱对电影的依赖,同时发展互联网、实景娱乐等业务,这显然是听了市值管理大师的建议;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周边业务没做起来,电影业务倒做下去了。

2014年,华谊的电影事业突然急转直下,这一年华谊兄弟的电影发行份额仅有2%,远不及光线传媒、博纳影视、万达电影等公司。当年华谊兄弟出品的10部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仅为2.3亿,排名41名。

到了2016年,华谊兄弟的电影票房表现更是被光线传媒远远甩在身后。2016年华谊兄弟参与投资发行的电影共10部,总计实现票房31亿元,光线传媒出品13部电影,总票房达到64.2亿元。

而在华谊期待的资本市场上,其股价也从巅峰时的900亿一路开始下跌,在2018年之前,华谊兄弟已经跌到了200亿附近。

2018年初,冯小刚的《芳华》扛起华谊业绩和口碑大旗。在酒桌上,冯小刚喝得尽兴后,摇晃着脑袋,呲着标志性的大烟牙,冲着王氏兄弟嚷道:华谊兄弟也有我,我也是华谊兄弟之一啊。

2018年5月崔永元在微博表示,自己整理出了一份585名和华谊兄弟合作过的艺人资料,以Excel表格形式提交给了税务总局,并认为其中存在偷税漏税。2019年1月底公布的117亿影视行业补税金额,其中很多就是这份名单里的艺人补缴的。

股市持续下跌,叠加税务风暴的影响,华谊兄弟目前只剩下136亿元市值,而创始人股权质押率已达97%,爆仓的?;诒平飧鲈牡缬爸?。

25年,160多部电影,300多亿元票房,巅峰时掌握娱乐圈一半明星的经纪业务,首家上市电影企业,股价最高时市值接近900亿;如今却处处是败亡的气息。

华谊是明星、资本、娱乐性支撑起来的,如今明星做鸟兽散与华谊撇清关系,资本逃离股价低迷,冯小刚作为华谊的娱乐性的金字招牌面临群众的一片喊打,华谊兄弟的根本盘已经不复存在。

华谊这一次,再也没有了兄弟。

/ 02 /

后来者光线

王长田,被称为中国娱乐新闻“教父”,《南方周末》对他的评价是:“不是过去文化人的最高赞誉’精英’这个概念所能概括的。”

2011年8月3日,光线传媒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敲钟仪式上,轮到王长田发言时,他发现自己竟然忘了讲话稿,结结巴巴的他瞬间让场面有点尴尬。

这天对王长田来说,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辛苦经营多年的光线传媒终于登陆陆资本市场,奔向更广阔的未来。而他在深交所的发言语无伦次,有违文化教父形象让他更觉懊悔。

仪式最终在一度梗咽中结束,他混乱的讲话中只有一句让媒体印象深刻。“我们自己知道,光线传媒做的挺不错的,应该早点让人知道。”

王长田是影视行业的异类。

王长田规定所有员工不许陪客户进夜店,不需陪客户喝酒,除非员工自己喜欢喝;王长田也从来不带主持人或艺人见客户。

王长田说他就像个财主一样,把挣的钱先找一个罐子埋起来。

王长田曾经发过这样一条微博:当竞争对手通过送钱搞定某大项目时,我羡慕过;当同行通过编故事而融资时,我羡慕过;当SP通过扣用户钱而暴利而上市时,我羡慕过;当同行攀上了某公子某大人物时,我羡慕过;当同行借关系打压对手时,我羡慕过;当同行老总花天酒地时,我羡慕过;当这些企业十年来一个个成了浮云时,我庆幸过。

1998年,王长田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业电视策划与制作机构“北京光线电视策划研究中心”的,但他的梦想不止于此。

1999年,制播分离把电视界的天空撕开了一个裂口之后,光线传媒抓住契机,而背后的掌舵者正是王长田。他拼借凑足了10万元,在一个由民居改建的简陋写字楼里开始了创业,这就是日后影视股里声明赫赫的光线传媒帝国。

但直到2012年与喜剧天才徐峥相遇前,光线都未曾踏足到电影的泥潭里。对王长田来说,电影的水太深了,能不能盈利,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2012年时,徐峥决心不再做演员,中年秃顶戏路变窄的他如果继续做演员,已经没有多大出路。在春运浩荡的大潮里,他找到了自己的未来,写了一个剧本,由演员成为导演才应该是他的未来,但没人相信他能写出什么好剧本。

这个时候的商业电影正是华谊兄弟的天下,依靠范冰冰式明星与冯小刚式娱乐性,华谊称霸影视市场。

天意如刀,就在当初华谊决定去电影化的前夕,中国电影的后时代大潮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四处碰壁的徐峥经人引荐,得以与王长田坐而论道,他们两在办公室谈了许久,最终聊出了一个中国电影喜剧新风格,这就是震动中国影坛的《人在囧途》系列。

王者姗姗来迟,光线也因徐峥拉开了电影之王的征程。

《泰囧》制作成本在2500——3000万元,,实现分账票房11.4亿元,光线分账比例为43%,收益为4.33亿元 。2012年上映的《泰囧》,成为首部票房超过十亿的国产电影。自上映起,拉动光线传媒股价迅速上升。

但纯粹依靠一个个制作项目,风险仍然是比较大的,尤其是在业绩越来越依靠爆款电影的背景下更是如此,这是影视公司的天然困境。2017年,光线传媒全年共有15部影片参投并确认收入,实现总票房33亿元,相比2016年下滑近一半。

2018年,光线传媒通过出售新丽传媒股权赚了20多个亿,这会大大减缓公司2018年的业绩压力。

这也让光线传媒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电影发展思路,怀抱理想,发展电影动漫化,以及布局第三方售票平台与上下游衍生品产业链,永远不满足于现状。

遇见徐峥给了光线涉足中国电影行业的机会,但布局猫眼才是光线在后中国电影时代称王,成为影视第一股的最大机遇。

2013年之前,影视公司还没开始重视互联网发行,一提起发行,大家首先想到的还是发行地网。但就在2013年到2014年短短一年之内,在线购票的比重一跃升至70%以上,有大约300亿票房是从网上售出的。

影视圈虽然不懂科技,但他们知道电影严重依赖宣发,一旦发行渠道受阻,本来就盈利充满不确定性的电影票房会更加雪上加霜。

2014年华谊就2.66亿控股卖座网并签“对赌协议”,可王氏兄弟赌性太大,把这次控股看成了市值管理。收购卖座网,对华谊在线上购票领域的影响力提升微乎其微,尽管从财务投资看并没有什么损失,但在最重要的打开销售渠道、打通上下游资源方面,影视一哥华谊竟然毫无作为。

在2015年,曾有小道消息称,阿里的马云将优酷土豆的股权卖给王长田,但最终消息被证伪,但无风不起浪,光线对于获得互联网渠道的渴望非常明显。

之后,光线还尝试过跟360一起合作先看网,要做中国版的Netflix,但最后,双方以“和平分手”告终。

2016年初,王兴旗下的新美大,在与大众点评合并,并获得33亿美元历史性融资之后,最终决定,让猫眼电影独立生长。

多次试图掌握自有发行渠道失败的光线,以惊人的魄力抓住了这次机会。王长田不惜一切代价,用23.83亿元的现金和价值23.99亿元的光线传媒股票,换来了猫眼57.4%的股权。

这次交易在两年后就看到了它重要的价值。2018年1月23日消息,猫眼娱乐发布公告称,拟在香港IPO发售1.32亿股,其中香港发售1323.78万股,国际发售1.19亿股,最高募资27亿港元,并将于2月4日挂牌交易。

2018年前9个月,猫眼娱乐总营收为30.62亿元,亏损1.44亿元,2017年同期为亏损1.52亿元,经调整亏损为1690万元,经调整利润率为-0.6%。

在营收构成中,来自在线娱乐票务服务的收入为18.32亿元,该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营收占比为59.8%;娱乐内容服务营收为9.10亿元,营收占比为29.8%;娱乐电商服务营收为1.60亿元;广告服务及其他营收为1.60亿元。

山东时时彩 www.o3c8p.com.cn 猫眼娱乐此次估值22-30亿美元,王长田成大赢家,光线系浮盈达几十亿。

这可能是一桩足以改变电影行业格局的交易案,王长田在中国电影产业高速发展的中局,获得了一个历史性机遇。当许多年过去后,王长田和王兴应该都会记得2016年初夏,他们对猫眼娱乐未来所做的重要决定。

通过内生式增长与外延式并购,光线传媒形成了电影及衍生品渠道、电视剧、视频直播、游戏及其他四大业务板块,而光线也成为了电影行业内少见的产业链齐全,投资产品皆获成功的公司。

王长田更是在国产动画电影几乎空白的时候发力布局,光线2015年成立彩条屋顺势布局动漫业务。目前,光线投资掌控超过20家动画公司,从 IP 源头横跨三 维动画、二维动画、漫画、游戏、国外版权等。

光线在2018年《投资者关系记录表》中披露, 未来的目标是动画电影占国内电影总票房的 15%,而光线参与的作品希望占到国产动画电影 票房的 70%以上。

目前在A股的20多家影视公司中,光线传媒以256.4亿市值,成为影视公司第一股,而曾经市值逼近900亿的龙头华谊兄弟只剩下了130市值。

王长田多次在投资者沟通会上表示, 未来中国电影产业也将形成“好莱坞六大”。 而中国的“六大” 将会出现在两个领域,一部分是以光线为代表的传统电影公司,另一部分是以猫眼、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公司,彼此各有优势 。

他已经看不起曾经的影视股一哥华谊兄弟,毕竟在提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今天,文艺圈不能充满铜臭味,华谊兄弟早已注定了被淘汰的结局。

/ 03 /

梦幻和破灭

王健林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意气奋发地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

那时的他正在依靠国内银行贷款,大肆在海外买买买,买下了AMG,买下了传奇影业,在欧洲有大量的投资,并与国家队在大马的项目上豪掷千金竞争。

对于这位首富来讲,那段岁月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万达城遍布全国各个城市,就连当初意外进入影视行业布局的万达电影,也曾差点成为好莱坞六大之外的全球第七大电影集团,甚至是最大的电影集团。

上海迪士尼建立时,万达的东方影都也正在破土动工之中。有记者问他对迪士尼进入中国怎么看,王健林非常不屑的回答道,有万达东方影都一天,迪士尼就别想盈利。

但谁都没想到,仅仅几年后,万达文化与万达东方影都这两个曾经寄托了王健林梦想的重要资产,已经被转手甩卖给了融创,AMG与传奇影业也纷纷脱手。王健林曾经的豪言已经于时代滚滚的车轮之下,被碾得粉碎。

但中国电影的历史上,却有王健林和万达电影重要的一席之地。没有王健林,中国电影就不会发展的如此之快。

2002年,党的十六大第一次在党的正式文件中科学地区分了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强调“一手抓公益性文化事业、一手抓经营性文化产业”,强调要“把文化产业作为文化建设发展的重要方面”,这是监管部门对于电影产业深化改革的意见性指导文件。

影视改革的春风,这才开始真正吹到了影视公司中。

其中最让房地产资本看重的是,2002年拉开的院线改革序幕。

2004年,万达集团利用自身的地产优势和资金优势,外加华纳兄弟的影院品牌,在天津万达广场开设了第一家影院——华纳万达影院。

在万达广场的设计中,把购物中心、创意休闲街区、影视主题公园、酒店集群以及写字楼集合在一起,打造城集文化、旅游、观光为一体的巨型“消费王国”,电影院则是万达广场核心的流量入口。    

万达投资电影的更重要原因是,以文化开发的名义,可以以相对较低价格拿到土地。在建成万达广场后,通过电影院、购物中心吸引流量,又可以拉升房价,然后以卖公寓和写字楼的方式快速回笼资金。万达就是靠着这种商业模式,短短几年间就在全国兴建了大量的万达广场,成为中国商业地产的龙头企业。

在万达的带动下,有73家房地产企业开始进军电影产业。

地产资本大量投建院线,使得中国电影院的银幕数量也开始了飞速增长。有数字统计,2005年全国大概有3000块银幕,2010年仅一年,全国就增加了1533块银幕,是2005年前总量的一半还多。如今,这个数字已达6万块,中国成为全球银幕数量最多的国家。

电影大发展离不开金融政策的扶持。2014年,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电影发展若干经济政策的通知》,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电影产业实行金融支持政策。

自此中国电影市场彻底进入了烈火烹油的辉煌盛世。

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4年平均每6天就会发生一起影视类产业并购案。而2013年,A股涉及影视行业的并购事件仅有7起。“养猪的,炼钢的,卖烟花的,卖菜的都来收购影视公司。”《证券日报》在2014年一篇报道中如此形容这一年的中国影视行业。

2008年,印记传媒的董事长在电影《建国大业》里客串了何应钦这个角色,也许因为拍电影的新奇有趣,这位董事长在电影上映后,决定从广告转型全力进入影视行业。

当政策风口来临时,印记传媒通过生产猪肉的高金食品借壳上市,把高金食品原来生产猪肉的业务全部置换掉,并依靠中美合拍片的光环,印记传媒眨眼间就成了高端大气的影视之星,受到市场热烈追捧,市值一度达到500亿之巨。

阿里巴巴在2014 年毫无预兆地收购了文化中国成立了阿里影业。2015年,又以45亿美元收购在线视频平台优酷和土豆。第三方售票平台方面,2014年上线淘票票业务,阿里影业在2018年将其更名为淘票票,自此开始疯狂砸钱培育淘票票的市场,2018年底注资彻底控股了阿里影业。

除了成立阿里影业之外,阿里还在行业内大量投资其他电影公司,早在2006年阿里就投资了华谊兄弟,之后入股博纳、光线等大量影视公司。在电影院线,阿里也曾以10亿元入股大地影院,之后更是入股万达电影,涉足电影产业上下游。

腾讯则先是从腾讯视频开始,此后成立了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第三方票务平台则拥有猫眼和微影时代,收购电影制作公司新丽,阅文集团大踏步的布局网络文学+影视领域,几乎垄断了国内80%的网络文学IP资源。

在院线方面,腾讯入股万达影业,通过微影时代投资了中环影城、比高影城。.....腾讯同样摆出了进入电影行业的战斗姿态。

巨头与资本是如此热爱电影行业,不断涌入的资本助推了电影行业发展,也洗烂了电影行业风气。从2014年电影票房296亿,仅仅用了4年就突破了609亿。但4年100%的市场增幅背后,却是影视行业对赌协议盛行,小鲜肉与天价片酬,虚假演技与偷税漏水让影视行业全民唾骂。

2018年5月崔永元在微博表示,自己整理出了一份585名和华谊兄弟合作过的艺人资料,以Excel表格形式提交给了税务总局,并认为其中存在偷税漏税,引发了整个影视行业地震。税务风暴成了影视行业2018年的噩梦。

于是影视行业自报查税117亿,在117亿税款背后是整个影视行业的一片萧条,时代更替、影视公司倒塌,文化产业结构转型。而这样改变一个行业未来走向的重大事件,在历史的书卷中萌生时,却并非轰轰烈烈告知人们历史在改变,而是风起于青萍之末,由微小之处萌发。

曾误认为影视市场是大明星,大制作大格局的欢瑞世纪,在2017年遭遇深交所连环16问,年报问询、核心艺人流失、股价持续下跌、董事长陈援爆仓?;戎疃嗖焕挠跋煜?,2018年的欢瑞世纪头部大剧又两次被斩,《天下长安》不“长安”,欢瑞世纪不欢瑞。

与欢瑞世纪相同的是唐德影视,同样的绑定明星对赌横行。绑定的明星范冰冰与高云翔先后出事,《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市值已较最高时缩水超过96%。

而借壳养猪企业上市的印纪传媒就更惨了,500亿市值缩水十倍,创始人股份被法院接连冻结,公司高管四散逃离,一度出现公司无实际控制人的尴尬境地。

世界的快乐可能不是因为同一个原因,而影视股的悲剧则大多相同,均是陷入捆绑大明星大制作,无核心竞争优势,在内容生产和衍生产业链平台布局欠缺的企业。

“未来12个月,估计至少会有1/4到1/3的公司退出或基本退出影视行业;五年之内,这个行业里剩下的公司应该不超过1000家。”1月13日上午,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在三声“三生万物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说。

中国电影的新时代,以光线传媒,阿里,腾讯,博纳,爱奇艺,B站等影视行业新星后来居上时,让许多人感到诧异,却似乎又本该如此。

电影行业未来发展的大局充满了宏大而又茫然的画面,所有人都在竭尽全力地争夺那一线的胜机,但当整个战斗落下帷幕时,人们才发现这一切又是如此的简单与顺利成章,甚至答案简单得令人感到诡异。

2015年时,华谊兄弟一度市值逼近900亿高峰,而市场份额上超过华谊一心制作内容的博纳影业却被阿里和腾讯迎回国内,开始冲击A股市场上市。兄弟的博纳在美股却不如华谊兄弟的十五分之一。

于冬心里,何其不甘!

但没有在上一波影视泡沫和股市泡沫中上市,也有好处。没有低效的并购,没有疯狂的多元化,没有失去理智的大规模股权质押,于冬还好好的,一心制作内容的博纳影业已被阿里和腾讯迎回国内,开始冲击A股市场上市。

没有梦幻,就没有破灭。

读懂新三板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新三板”?;队喽蕉炼氯宓哪谌?,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dxinsanban3)

热门文章

  • 乡贤们,台州发“英雄帖”了 2019-03-23
  • 中东欧能源界 期盼与中国企业共建共赢 2019-03-23
  • 家电市场促销“第二件半价”可取吗 2019-03-22
  • (两会受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第六号) 2019-03-22
  • 广西:开放发展迈出新步伐(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3-21
  • 计划不是产生在交换基础上的计划。 2019-03-21
  •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阿山哥”的农夫梦 2019-03-20
  • 2017空调产业报告显示:线上零售额占比攀升 2019-03-20
  • 李克强访问印尼、出席中日韩第七次领导人会晤并对日本正式访问 2019-03-19
  •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孔子学院达39所 2019-03-18
  •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有望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2019-03-17
  • 美方一意孤行必将损人害己 2019-03-16
  • 杨立新解读2018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天津频道--人民网 2019-03-15
  • 广州端午假期揽客近600万人次 旅游收入37.48亿 2019-03-1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03-14
  • 643| 620| 761| 378| 27| 68| 117| 892| 663| 834|